武林未消逝 咏春第八代传人现身贵阳

电影里,甄子丹饰演的一代宗师叶问,身穿白色功夫衫、黑色功夫裤,脚踩一双黑布鞋,在擂台上与西洋拳手赤手相搏,这大概是时代对咏春拳及中华武林最近、也最鲜明的记忆投射。

而今的咏春拳第八代传人、安顺人李小康,带着他尚未正式招收的“徒弟”们,穿着统一标志的运动衣,脚踩运动鞋,出入于搏击俱乐部和健身团体之中……那个神秘莫测、高手如云的中华武林,似乎已模糊了与俗世最后的距离。

但对于李小康来说,距离也许从未存在,它只是以最寻常不过的姿态,如当年叶问佛山开馆授徒一般,隐身于市井之中;而武林,也并未消逝,百年传统武术仍在薪火相传。

下午两点,窗外是都市车水马龙的喧嚣,而一窗之隔的俱乐部,却是另一番古风古色的景象。

茶具、木桌、木凳,紧密排列,最引人瞩目的,还是茶室一头的空地,一个一人高的木人桩。

以木人桩为对手,35岁的李小康扎稳马步,在木人桩上有规律地快速抽、砍着;李小康的胳膊前臂撞击木桩,发出“哐哐哐”的声音。

木桩外围有学员20多人,男的女的都有,最小的不过十几岁。人群中有一个女学员,看着李小康的前臂有力撞击着木桩,不禁皱了眉,自言自语着:“好疼啊。”

李小康当然不觉得疼,11年的训练已让他的前臂骨头骨密度提升了不少,抗击力与力量,非常人可比。

这是李小康在博克斯MMA搏击健身俱乐部上的一堂咏春体验课,20多个学员和3名教学师傅,将本已堆满木桌、木凳的茶室,塞得满满当当。

狭小的空间让学员与学员间的距离,不过四五寸之间,这与咏春拳的特性隐隐相合。李小康说,咏春拳,本就是近身防卫之术;功夫,皆在双手、方寸之间。

在这些慕名而来的学员中,既有因影视作品心向往之的电影迷,也有对咏春拳真正怀抱热情的爱好者,也有知之甚少只为强身健体的运动爱好者,李小康咏春拳学员的基本构成,不外如是。

李小康爱看电影,尤其是动作电影,但看得多了,也觉得索然无味,“总会不自觉去分析电影里的动作,电影里的功夫好看是好看,但实际打斗中,根本打不出来。”

在贵州,李小康是郭派咏春拳的唯一传人,拜的是嫡系师傅,传的是正统咏春拳。

李小康的师傅姚向阳和郭伟湛,两人都是咏春拳第七代传人;他们的师傅郭富,是叶问的第一批弟子之一,当年叶问钦点的咏春拳接班人选。叶问在逝世前曾留口信,“练正宗咏春,找夏教郭富”。

叶问的一句口信,为咏春拳的传承之史,留下了神秘动人的一笔。而李小康的拜师经历,几乎就是一个武侠小说的范本。

李小康学咏春拳那年,已经24岁。之前的学武经历,多是跟着电视电影里瞎打瞎闹。24岁那年,在朋友的引荐下,他到广州拜了第一个师傅姚向阳,随后便被姚向阳推荐至第二个师傅郭伟湛门下。

但对于这个远道而来,坏了武林规矩、“拜两个师傅”的黔籍弟子,一开始,郭伟湛是不收的。

李小康在佛山郭氏门下学了一年半,一有问题就向郭伟湛请教;拜了六次师,直至第七次,最终才将郭伟湛打动,使之正式成为咏春拳第八代传人——在佛山市博物馆的佛山咏春拳传承图谱上,郭伟湛挑了9个人入谱,其中一个,就是李小康。

2015年再回佛山,李小康将这份传承图谱照下来,保存在手机里,给人介绍咏春拳的历史时,总会拿出来看看。

2015年佛山世界咏春拳大赛,李小康带着自己的徒弟,作为贵州省唯一一支参赛队伍,在咏春拳圣地佛山,一举拿下了少年套路赛第三名,50公斤、60公斤成人对抗赛第三名,及75公斤成人对抗赛第一名共四个奖项。

传统武术最基本的特点,就是简单、直接。而李小康的生活,亦如武术一般简单。拳馆、家,李小康每天的行迹,甚少迈出这两点一线。

从习武到现在开馆授拳,李小康仍然保持着规律的练功时间。早上6点5分起床,泡5分钟的热水脚,一把冷水就洗了脸;7点50左右吃过早餐,多是粗粮为主;9点开始练功,一练就是近3个小时。

李小康如今的咏春拳馆在安顺顾府街,百余平米的房间,往里走,有间教练们休息的四平米大小的“办公室”,其实就在练功房外面的走廊上,是用一扇屏风隔出来的。

搬到安顺顾府街之前,李小康的咏春拳馆,曾经历过7次搬家。7个拳馆多半都藏身在老旧的居民楼里。李小康说,找房子需要精打细算:每名学员一个月收100块,学员多、拳馆就大;最不济的时候,甚至要跟着自己的徒弟们凑钱租场地,或者把“拳馆”搬进东林禅寺的禅房里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咏春拳馆鱼龙混杂、咏春拳教练鱼目混珠的当下,让咏春拳的传承之路,愈加步履维艰。

“跆拳道馆在教咏春,健身房也在教咏春,”李小康叹息说,“小黏头”、“沉桥”、“标子”,这是咏春拳的三套基本拳法。不知这三块“敲门砖”,就不是正宗的咏春拳。而正宗的咏春拳哪是几本书、几个动作就能学会的?功夫讲修为,这需要时间。

今年,李小康的女儿李漫婷6岁半,和其他同龄的小姑娘一样,爱穿花裙子,喜欢画画、跳舞。但问及爸爸教给她的咏春拳,这个爽快说自己喜欢小妖王胡巴的小姑娘,却是扭捏着,一个字也不愿回答。

李小康倒是对女儿扭捏态度背后的真相十分清楚,他无奈地摇了摇头,替她回答道:“她呀,一点儿也不喜欢。”

作为贵州——可能是唯一的——嫡派咏春人,李小康有一个愿望:“我要将正宗咏春拳在贵州发扬光大,”他停顿了一下,说:“希望能让贵阳成为第二个佛山。”尽管跟着李小康学习的学员,全省上下200余人,但在师傅尚未首肯的情况下,他甚至不能正式收徒弟。

与他并肩而行的,还有他的第三个咏春拳教学点——贵州博克斯MMA搏击健身俱乐部董事长李甫。

李甫告诉记者,在中国大致有400多种传统的武术流派,但这些传统的武术如今多如强弩之末,只局限于表演、强身健体、文化交流,虽有深厚的文化内涵,但上不了擂台,真正的实战效果并不强。

“接下来,我希望能够把这些传统功夫项目和现代搏击项目相融合,取两者之长,让传统武术获得新生。”李甫说。

武林不会消逝,李小康知道,自己11年来对咏春拳的坚守与执着,终将在那一声声响亮的“师父”中,完成传承的使命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